确诊患者信息又被泄露 对话被网暴的患者:一些事传着传着就变了

源 | 丁香医生旗下公众号偶尔治愈

访谈 | 苏惟楚(钟筱初、李加、詹一对此文亦有贡献)

从1月2日报告本土病例至1月9日上午10点,河北省现有本地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39例。

周女士是其中一位。1月5日,她被告知前一天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随后被转运至石家庄第五医院。并在1月6日转为确诊病例。

1月7日石家庄卫健委公布了新增确诊病例,周女士的真实姓名一同被曝光在网络中。周女士在通过新闻获知自己的确诊信息之后,发布了一条抖音视频。随后,她的更多信息,朋友圈信息同时出现在网络上。

周女士发布的抖音视频截图

因为她曾去过此次河北疫情高风险地区藁城区,且行动轨迹覆盖石家庄两个小区,被人质疑‘发烧乱跑’‘不接工作人员电话,最后被警察找到按住’‘刻意瞒报’。

其中一个小区,将她工作的具体地址张贴在小区里。人们涌进她的视频留言谩骂,还有人加了周女士的微信,把她拉进一个都是陌生人的群里,要求她道歉。

1月9日,“偶尔治愈”访问了当事人,她集中回应了质疑。

事实上,周女士并不是第一个身份信息被曝光的新冠病毒肺炎患者,也不是第一位因确诊而遭受网络暴力的患者。

但希望,是最后一位。

以下是偶尔治愈和周女士的对话:

没有瞒报、没有发烧

偶尔治愈:你目前的身体状况是怎样的?

周女士:总体还可以,有点鼻塞、流鼻涕,没有其他明显的不舒服。一直在吃感冒药。

我已经从第五医院转院了,现在每天都要做核酸检测,鼻咽拭子、咽拭子、肛门拭子都要做,每天抽血,有一次一下抽了十管。还要拍 CT、做心电图。

偶尔治愈:你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被告知自己的核酸检测结果是阳性的?

周女士:一个懵圈的状态下。现在很多人说当时打电话找不到我。因为我在睡觉,手机是静音的。

1月5号上午9点多,我睡醒看到手机上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包括我爸爸、我妹妹的未接视频。

因为前一天,我知道我爸核酸检测结果是阳性,他被送去医院了。我第一时间回给他,也是在我爸那知道,我的结果是阳性。

知道之后,我坐在床上,蓬头垢面,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按顺序回拨未接电话,第一个是胸科医院的一个工作人员,他跟我要了一些信息情况。之后,居委会、疾控中心都跟我取得了联系。

大概十点多的时候,有关部门来了两个工作人员,没有警察,我们隔着门对了一下之前的行踪轨迹。之后,我就被救护车转运到了第五医院。

送去医院的时候,我已经被吓哭了,陪着我的是一个医务人员,人很好,一直在安慰我。

偶尔治愈:网上的质疑说,你故意不接电话,警察根据手机定位找到你的。

周女士:这些电话是晚上12点多、凌晨1点多打来的。但我当时调了静音,还在睡觉。

周女士手机上的部分未接来电 图源 :受访者供图

偶尔治愈:网上公布了你的流调信息,和非常详尽的行动轨迹,这些是被调查出来的,还是你有补充?

周女士:都是我提供的,我也一直在补充。虽然当时很懵,但都是有多少说多少,我不会说谎。

从被检测出阳性开始,我的手机里,每天都是各种部门,包括公安局,我都积极配合调查。

但一些事情传着传着就变样了。

偶尔治愈:比如说什么事情?

周女士:我自始至终,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发过烧。

我1月1号去新小区收房的时候,状态特别好,跟售楼部的小姐姐也一直在聊天。1月2日我开始胃疼,有出汗、发热的情况。但因为不知道疫情已经爆发,当时根本也不会把这些和新冠肺炎联系到一起。

现在在医院,每天我都测六七次体温,现在最高温度是 36.3 (摄氏)度。

偶尔治愈:在这之前,12月27日和12月29日,你回藁城区父母家的时候,有留意过一些异常吗?

周女士:没有任何异常。我每次到老家都晚上九点多十点多了,也不会外出。都是到家之后,给孩子洗漱完,上床睡觉。孩子是留在老家上幼儿园的,第二天送她去幼儿园之后,我又开车自己走了。

偶尔治愈:那你最早知道藁城区疫情是在什么时候?有人说,1月2日疫情第一例疫情病例通报出来,1月3日你还去美甲店里。

周女士:我是1月3日知道消息的。因为前一天不是很舒服,也没有看新闻。1月3日中午,我爸打电话过来,说连夜封村了。

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做核酸检测,我当时压根都不会想到,疫情这么严重,而且刚好发生在家人身上,更不会联系到我自己身上。我就跟我爸说,注意防护,有问题及时联系。

我在1月3日下午四五点去了店里,当时只给一个顾客做了美甲。晚上七点多顾客散去,我在店里给自己做了个指甲,十一点多回的家。

我的检测结果出来之后,从藁城回来之后接触过的顾客都如实上报了。我也在第一时间联系她们。我比较安心的是,她们目前检测结果都是阴性。她们不仅没有责怪我,还一直在关心我。

偶尔治愈:你是在什么情况下去做的核酸检测?

周女士:1月4日,我爸核酸结果出来是阳性之后,我就拉着之前跟我去收房的朋友,一起开车去了胸科医院做的检查。

偶尔治愈:在1月5日知道核酸检测结果之前,有人向你提示过,从藁城区来的要汇报。或者因为你曾经是你爸爸的密切接触对象,有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吗?

周女士:没有。我所在的小区也是在我的检测结果出来之后,才发出的警告信息。

周女士美甲店所在小区发出的通知 图源:受访者供图

看新闻才知道被确诊 

姓名、地址都被公布

偶尔治愈:你是在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姓名被泄露的?

周女士:1月7日,当时我还在医院。我的朋友们就来问我,那个被确诊的是不是就是你,看到你名字了。

我当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确诊。结果新闻出来了,还有我的真实姓名。我都炸了。我给每一个询问信息都回复,说你先别听别信,如果我确诊,一定如实告诉你们。

周女士和朋友的聊天记录截图 图源:受访者供图

之后,我给医生打了电话,我说医生我是确诊了吗?我看到上新闻了,还有我的名字。医生开始很沉默,说上新闻可能就是八九不离十了。我说我需要确定的消息,你不用顾虑我的情绪。

我问,最近的复检结果是不是都是阳性,医生说是,还说我的肺部有点小症状。他说,你现在顶多算普通型什么的,还安慰了我。我说没关系,该怎么治还怎么治。

偶尔治愈:从医生这里拿到确切消息了之后,你是什么状态?

周女士:我当时心情肯定复杂死了,因为我女儿是阴性,回去之后,我只接触了女儿,我一直觉得,自己也没事。还会有一些好笑的想法,比如是不是因为胃疼,有炎症,导致第一次检测结果可能是阳性什么的。

因为当时还在五院,一个人一个病房。挂了电话我哭了半天。后来想想,哭能解决什么问题。我去洗脸,化妆包里刚好带了面膜,我就敷了个面膜。

然后就像平常一样,我拍了个抖音,意图其实是说,我为自己加油,为藁城加油。

从进来医院之后,我已经遭受各种各样的压力了。我很害怕生病这件事,也害怕因为我的缘故传染给别人。

所以那时候我就想,一定好好配合治疗。

就像平常一样,随手发了我的状态,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视频一下子被顶到上面去了,原来一般只有二三十个赞,那条视频评论有 8000 多条,点赞 3.1 万。还有我的朋友圈、一些对话信息也被截图发到了网上。

偶尔治愈: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朋友圈也被泄露了?

周女士:我有很多顾客,也加了很多群。一些顾客过来安慰我的时候,就跟我说,你把朋友圈关了。因为我们新华区就那么大,各种卖衣服的、小孩的、社区群都有,疯狂地转发我的朋友圈信息。

说到信息泄露,我1月5日被检测出阳性之后。我的美甲店所在的小区张贴了公告。有我的具体地址信息。

我不知道是谁把我的姓名、地址都公布出来了。

今天(1月9日),有人加了我的微信,把我拉进一个群里,希望我给他们道歉。因为我导致了几个小区被封,害他们成为了中风险地区。

周女士收到的谩骂信息截图 图源:受访者供图

偶尔治愈:你刚才提到,很害怕生病这件事,也害怕因为你传染给别人。

周女士:对。我这几天睡不好也是因为这个。我也一直在关注我居住的、工作的两个小区的核酸检测结果。到现在,没有一例阳性。这对我算是一个宽慰。

偶尔治愈:后来,你又发了第二条视频去作回应。

周女士:对,我本来意图是想跟大家说,我每天工作是两点一线,每天都很忙,起床就开车过来,晚上十点十一点下班,有时候因为迁就顾客时间,凌晨三四点下班也有。

我的本意是想说,其实没什么机会在小区乱走,也不会接触到那么多人。但传着传着又变样了,污蔑我开的是夜场店。

不要一边喊加油 

一边又排挤

偶尔治愈:这些指责里,还有哪些是你比较在意的点?

周女士:我妹妹也确诊了,就有人抱怨说我和我妹妹行动轨迹多。

我跟我妹都是 80 后,需要养家糊口的一代人。有人说我妹妹半个月只休息了一天,我也一样,我平常也基本不休息,工作到很晚。

事实上,在确诊之前,我们跟其他人没有什么不一样,都是想努力工作,让自己过得更好。但被感染这件事,是我自己也不想的。

周女士在工作中 图源:受访者供图

我入院之后,我妹妹的核酸第一次是阴性的,我怕她再有问题,就让她去复检。我说你主动去跟人家说,你老家是藁城区的,你姐姐核酸是阳性,看人家怎么安排。

我也跟她说,你一定要把行动轨迹如实说。

偶尔治愈:还有别的吗?

周女士:还有说我拍视频不戴口罩。因为在五院的时候,一个人一个病房,医生不会有特别要求,他们来送饭、检测,会在门口询问有没有戴口罩,叮嘱把口罩戴好。确保我戴好口罩之后,医务人员才会进来。

现在转院之后,病房里有两个患者,我们 24 小时,连睡觉都带着口罩。

偶尔治愈:你和爸爸、妹妹现在都在一个医院吗?

周女士:是的,但我们见不到面。昨天去拍 CT 的时候,我们穿着防护服,我和妹妹刚好被安排在一个时间段,遇到了,两个人隔着一米。我还不敢哭,就只能努力忍着。

偶尔治愈:你的女儿现在怎么办?

周女士:因为老家里能照顾她的人都被检查出阳性了,她现在还是阴性,昨天为了找人照顾她,我到处求助。现在,她和她爸爸在酒店隔离观察。

偶尔治愈:你在第二条视频中提到,不只是你,你还遇到很多人,也在遭受排斥和压力。可以具体说说吗?

周女士:我在1月5日办入院手续的时候,遇到一个男生,他和另一个患者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也开始情绪不稳定,呼吸急促。

因为身边一些人知道他们的情况后,不断发信息,问你到底有没有确诊,不是关心的那种询问,只是担心你可能是一个危险的传染源的态度。

还有我的一个发小,他老家是小果庄村,这次疫情特别严重的一个地方。他从来没有回过老家,但同事知道他老家是小果庄村的,就很排斥,让他别上班了。

我觉得很像去年的武汉,很多人一边喊着石家庄加油,一边又排挤患者。

其实,说这么多也不是想要博取同情。患病已经是事实了,我本意也不希望连累别人。

医护人员每天穿着那么重的防护服,拼尽全力给我们治病。我们需要情绪稳定,专心治疗,打赢这场仗。医护人员早点回家,我也想早日出院见到女儿、见到家人。

对话手记

确诊患者的身份信息、地址被曝光,引发全网传阅,并对其行动轨迹进行调侃和恶意攻击,并非个案。早前,成都20岁女性患者赵某的身份信息、手机号、身份证号在网络流转。甚至很多人对其行动范围进行嘲讽。

作为感染者的 TA 们,配合流调工作,将行踪如实上报。此外,还要走到互联网前,一遍遍同大众解释,‘我只是不小心感染了新冠,我也是一个受害者’。

可以被公开的流调信息有哪些?

一位公共卫生学专家接受丁香园采访时称,公开流调信息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公众的需求:‘人们需要知道确诊病例活动的大致轨迹,从而评估自己的风险。同时,公布流调信息也符合国家对疫情信息公开透明的要求。’

在官方公布的疫情信息中,患者姓名一般都会用‘病例 x ’或‘ x 某某’来表示。

‘年龄是需要公开的信息,但不会具体到生日;活动轨迹和生活场所也需要公开,但不会具体到几栋几户或门牌号。’公共卫生学专家称,‘还有身份证号、手机号等等,所有可以精准定位到某个人的信息,都不会公开。’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和感染者有过密切接触,都会由专人通知到具体个体。

在疫情的特殊时期,有关部门对于确诊患者信息的脱敏处理和公布,每一条都需要非常谨慎。患者个人信息或隐私保护不规范、不到位,会引发人们的不信任,在后续流调中,患者将可能会采取防卫心态,或者美饰自己的轨迹或者配合度下降。

为什么此次新冠肺炎感染者隐私泄露屡屡发生?

主要在于旧有的流调工作习惯和方法无法应对社会高度关注的重大疫情事件和信息快速传播的社会。

此前,参与流行病调查工作的主要是专职人员,范围不是很大,且参与调查人员都会有保护感染者隐私的专业素养。

但在这次事件中,由于时间紧、任务急、调查面广,工作量大,更多社会力量也加入调查工作。在这些环节中,就存在个人隐私被泄露的风险。

同时,由于社会普遍对新冠疫情关注度较高,隐私导致信息泄露之后,传播范围会更广。

在大数据时代的疫情防控中,个人隐私保护急需受到重视。但是,我国目前仍然没有一部完整的法律,对个人健康信息安全做出系统而详细的规定。

患者个人信息或隐私被泄露后怎么办?

重庆社会科学院法学与社会研究所研究员丁新正在此前接受《重庆日报》采访时,回应了这个问题:

‘一是相关部门和单位应主动作为。相关部门和单位对收集或掌握的个人信息,要尽到安全保护责任,应严格管理和技术防护,防止个人信息被窃取、被利用;若发现异常情况,要主动制止,及时有效地处理。构成犯罪者,应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二是个人主动救济。个人既可以向网信管理部门、公安机关等反映、提供线索和控告,也可以根据《民法典》《侵权责任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包括道歉、精神损害赔偿等;若有明确的侵权人,也可以直接起诉。’

责任编辑:张恒星 SF142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sdong.com/3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