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誉达127亿净利暴跌90% 纳思达修改股权激励方案想干啥?

《投资者网》谢莹洁

导语

两年前,纳思达通过“蛇吞象”并购了一家纽交所上市公司,意图为自己筑起技术壁垒。而今这座壁垒终于成了掣肘,公司正面临着业绩下滑、债务压力、高额商誉等诸多难题。

自2014年借壳上市之后,纳思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纳思达”, 002180.SZ)2016年巨资拿下打印机行业巨头利盟国际。按照当时的设想,公司将顺利进入高端打印领域,打开国内外市场。

然而在汇兑损失、疫情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纳思达原本的战略进度缓慢。继2019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41%至4.15亿元之后,2020年归母净利润再次同比下降90%左右。

于是,2020年10月30日,纳思达修订了2019年股权激励方案,将业绩考核中关于2020年增长指标删去。根据原方案,公司2020年扣非净利润较2018年增长率不低于45%。

1

净利润因何下滑九成?

头顶“全球五大激光打印机厂商”光环,纳思达一度被各大基金青睐。2020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有包括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全国社保基金、中证半导体基金等7家机构。

2020年前三季度,纳思达归母净利润达到4.15亿元。此前业绩同样表现不错。2014年至2019年,公司营收从4.8亿元增加到233亿元;归母净利润由2.02亿元升至7.44亿元。

但是投资人未能料到,之后公司的命运旋即急转直下。据最新业绩预报,2020年该公司归母净利润约为5000万元至7000万元,同比下降93.28%-89.92%。

对于2020年业绩下滑,纳思达解释称:“因海外疫情持续,利盟在银行、学校、政府机构、保险、大型企业等主要业务领域受到了阶段性影响,利盟硬件销量、收入和净利润比同期有所下滑。”

不过,2020年第四季度海外疫情已有所减缓,为何在此期间,4.15亿元净利润就变成了不到7000万元?其中有一个关键因素——汇兑损失,即汇率变动因素导致。

业绩预报称:“受2020年下半年升值影响,预计汇兑损失为7.4亿元,去年同期汇兑收益约600万元;利盟计提人员整合费用约2亿元;股权激励费用比同期增加4500万元。”

2

商誉和债务“危如累卵”

纳思达以往漂亮的营收成绩,多源于并购。

自2014年借壳上市之后,纳思达收购了美国SCC、杭州朔天、晟碟资产、珠海欣威、珠海拓佳等多家公司。其中最大的一起是2016年对利盟国际的并购,这笔交易对价高达186.42亿元,溢价率182%。

彼时总资产仅31亿元的纳思达,撬动了比自身体量大6倍的收购。除自有资金7亿元外,主要资金来源为股东借款和银行贷款。

而时至今日,纳思达仍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有33.04亿元,一年内要偿还的债务为15.87亿元,短期借款19.1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2%,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分别为0.92倍、0.66倍,远低于2与1的正常值。

大股东赛纳科技也难以独善其身。Wind数据显示,其最新股权质押率为42.76%;2020年,大股东陆续减持近4000万股,约合市值1亿元。

此外,商誉问题也一直是悬在纳思达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账面商誉仍高达127.24亿元,主要由利盟国际所贡献。并购之前,利盟国际各项业绩指标下滑,但交易溢价率依然高达182%,以此形成巨额商誉。

纳思达每年均按规定对利盟国际的商誉进行减值测试,结论均是未发生减值。由于交易双方未签订任何业绩承诺协议,纳思达对此自有一番解释。

2017年年报显示,减值测试的一项关键参数是:利盟国际2018-2026年的预期收入增长率为3.7%-8.1%。

但利盟国际并未能完全按照预期值增长。2017至2019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3.43亿元、171.75亿元、179.6亿元;2020年上半年为71.21亿元,相当于2019年四成营收。

2017年与2018年,利盟国际净利润亏损分别为34.76亿元、7.69亿元。近两年来,该公司依靠营业外收入、所得税费用等非经常性损益扭亏为盈。2019年与2020年上半年盈利分别为1亿元、1.13亿元。

转折点出现在2018年,公司调整了预期增长率,部分年份调整成营收下滑,并增加了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占收入比重作为新的参数。值得一提的是,营业外收入、所得税费用并不包含在EBITDA内。

通过规则的调整,纳思达规避了巨额商誉减值;而今公司又将此用到股权激励方面,修改业绩考核规则,顺利实现“激励”核心骨干的目的。

3

业绩放缓重启“并购”进程

纳思达苦心积虑背后,是其业绩已不能经历更多“拖累”。

作为公司营业收入的第一大来源,打印业务营收从2019年同期的76.52亿元,降至2020年上半年63.5亿元,占比降至64.21%。自2016年纳入业务板块以来,打印业务一度占比超过70%。

而因半导体行业景气度不断提升,芯片板块业务开始增长。2015-2019年,该板块营业收入从4.43亿元增加到7.38亿元。2020年上半年,营收达到6.32亿元。

另据2020年三季报,公司经营活动现金净额为3.71亿元,相比2019年同期的9.06亿元大幅下滑;净资产收益率(加权)从2019年前三季度的13.2%下降到6.77%;预收账款从6.66亿元下降到5.59亿元。

存货周转率与应收账款周转率均不及2019年前三季度,前者从3.8倍下降至3.05倍,后者从6.09倍下降至5.8倍。另外,公司每股收益从0.66元/股降至0.39元/股。

事实上,在2018年及2019年,财务指标就有所放缓,公司整体毛利率呈下降趋势,营收增速也分别降为2.83%、6.25%。2019年归母净利润还出现负增长,但此前两年营收增速高达183%、267.3%。

而彼时正是并购重组有所减缓之时,于是在2020年,纳思达再次扬起并购大旗。当年3月收购欣威科技49%股权、中润靖杰49%股权,两家公司的主营业务为纸制品,交易总值3.4亿元。

2020年7月,公司宣布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实控人旗下的奔图电子100%股权;同时公司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募资总额不超过55亿元,但并购奔图电子并不顺利。

今年1月19日公司公告称,公司需再次召开董事会审议本次重组相关事宜,并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及中国证监会核准通过,重组尚存在不确定性。

业内对本次并购较为看好。中信证券近期研报称,打印机整机行业壁垒高,目前惠普、兄弟等美日厂商仍占据绝对领先优势(份额超90%),纳思达通过利盟+奔图双品牌正积极追赶,有望受益于中国及其他发展中地区的需求释放,看好公司中长期发展潜力。

不过,国内“无纸”办公日渐盛行,或将加重打印业务增长压力。

根据新思界产业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2022年中国打印机耗材行业市场调查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打印机耗材市场增速放缓,预计2018-2022年,我国打印机耗材出货金额将保持3%左右的复合增长率增长。无纸化操作将会逐渐代替打印机。

针对公司未来前景等相关问题,《投资者网》近期联系到公司信披部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重大资产重组筹划期间,不便答复。”(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sdong.com/43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